1. <form id='ddbbf'></form>
        <bdo id='ddbbf'><sup id='ddbbf'><div id='ddbbf'><bdo id='ddbbf'></bdo></div></sup></bdo>

          • www.wjs666666.com

            2018-04-12 12:31 来源:PPT宝藏

                  木头刚刚离开了那个因为“馒头”的故事而和木头分手的小师妹。他用很认真的语气告诉了我们关于“馒头”的故事,然后告诉我们,他打算买一堆酒回去,好好体验一下“失恋”的感觉。 “无论是电影电视还是小说漫画,描述男人失恋的样子,不都是应该该喝得酪酊大醉吗?” “可是……”阿泽看了一眼面前的十几瓶酒………“这好像也太多了吧……” “是的。”木头叹了口气:“我也发现买多了。” 他举起杯子,苦笑道:“这是我第一次喝酒……真难喝。” 是的,根据后来木头的说法,他是没喝过酒,第一次失恋,打算用喝酒来体验一下这种难得的人生经历,可是等他买了酒喝下第一杯的时候,才发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:酒实在太难喝了,而且他一个人就算喝死了也喝不下这么十几瓶…… 所以,他才想到了一个办法:找人陪他一起喝。 “所以我才会主动和你们说话。”木头淡淡道。 我已经记不得我们那晚喝了多少酒。那是一次很难忘的经历,我和阿泽一见如故,他是一个有着很多奇怪思雄方式的人,尤其是对男人女人之间的关系,他的很多说法都很有趣。而木头……他很少开口,但是往往冷不丁间说的一言半语,却能一针见血。 我们聊了很多很多。我知道了阿泽是一个画家,一个家里家财万贯的画家。而木头,则是一个即将失去工作的医生。 最后阿泽告诉我们。其实他也刚刚失恋不久。 “所以我才会感到有些不安,这次经历让我对自己她魅力产生了怀疑,我不能容忍自己失去自信。所以我才会出来泡忸。算上刚才走掉的这个,我已经在这家酒吧里成功泡到了三个女孩了。现在我想我已经恢复自信了。”阿泽当时这样告诉我。 我有些吃惊,我很难想象,像阿泽这样精通男女之道的家伙,居然也会失恋?! “其实,那不算失恋。”阿泽笑着解释:“只是我遇到一个非常特别的女孩,我原本对她挺有兴趣,就想去泡她…结果非但没有成功,人家连理都不理我,还狠狠的打击了一番我的自信心。在她的眼里,我这样的男人,恐怕连沟屎都不如。” 我和木头都有些吃惊了。以阿泽的相貌,家境,条件,谈吐…… “你们很好奇吗?恩,下次我带你们去见见那个特别的女孩……恩,她的名字也很奇怪……叫……乔乔。” ……… …………… 这是我和阿泽还有木头第一次认识的经过。 坐在船边。我和木头一面回忆,一面断断续续的说笑。当然,基本上是我一个人笑,木头依然很少说话。 良久,我叹了口气:“那个时候……多好………” “嗯。”木头点了点头,然后他再次正视我:“现在呢?” 我不了说话了。 “小五,你变了。”木头说完这句,站了起来。他手里扶着船尾的拦杆,看着大海。他忽然深深吸了口气:“我们还是朋友,但是我喜欢原来的那个小五。” “原来的小五……”我嘴里有些苦涩:“原来什么样子?” “冲动,固执……”他看着我,眼神很严肃,口中吐出最后两个字: “善良!” 说完这些,木头离开了我,缓缓走回了船舱。 我心里忍不住生出几分愧疚来。 是的,就在这一天,我的朋友们跑来了越南,他们千山万水的赶来,只为了帮我。 而我呢……我带着他们杀人,放火,打架,还绑架了警察! 木头和阿泽,跟西罗他们不同。从某种角度上来说,木头和阿泽是“普通人”,但是昨天的事情,他们毫不犹豫的站在了我这边,跟着我去做那些违法把罪的勾当……且不论这些事情到底错还是对,或者飞是库当首时发我是否是逼不得以…… 但至少,我知道,换在平常,这些事情,都是绝对违反了木头阿泽的做人原则。 什么是朋友?真正的朋友,就是在你需要的时候,会宁愿违背自己的做人原则,也会不遗余力的帮助你,坚定的站在你身边的人! 第二天下午的时候,我们的船靠岸了,在海南岛距离三亚市十几公里的一个小渔村。老江果然是一个老手了,很精明的躲避了警方,这条航线的确很安全。 我看得出来,他是这条航线也不是一次两次了。很显然,他这样的人,留在越南,干的事情多半就是通过海上的航线贩运一些“特殊的物品”。 我们登陆之后,立刻和老江分手。老江安排了一辆汽车,载着我们一路奔波到了三亚市,并且给我们安排了一家酒店。 我们在酒店里住了一天,就有人把办好的证件给我们送来了。 毕竟证件是很重要的。 因为我们是通过“合法渠道”出境进入越南的,从文件上和出境记录上,我们现在不应该出现在国内,这个漏洞一旦被人查出来,会引起麻烦的。所以要通过一些手段来弥补这个漏洞。 弄完了文件和证件,我必须带着西罗他们赶紧回加拿大。而这次,我说服了乔乔,让她不要跟我回去了。 “给你两个答案,你自己猜哪一个是真的。”我一半认真,一半开着玩笑,看着乔乔:“第一,我烦你了,你这个女人太难缠了,总是欺负我,所以我不想带你回加拿大了。”我笑着,然后继续道:“第二,开心就好手打我回去之后做的那些事情未必安全,带着你,我怕你会受伤,我会分心。” 乔乔还想说什么,我已经摇头,然后我看着她的眼睛,低声道:“别问,也别说,我现在也什么都不知道。” 这句话,和在越南的时候,乔乔对我说的那些话,几乎一字不差…… 说这些话的时候,我们就在酒店的海滩上。三亚市明媚的阳光洒在我们身上,有些炎热,这股热流不仅笼罩了我们的全身,同时也流淌过我们的心…… 然后,乔乔仰起脸来,对我很灿烂的一笑…… 这样的笑容,很明媚! 离别的时候,我把混血美女姐妹交给了阿泽和木头:“已经欠你们很多了,可是这个女孩帮了我一次,我答应会治好她的妹妹,所以……还是要麻烦你们了。”随后我笑了笑:“反正你们是我的好朋友,你们这辈子注定被我烦死的。” 阿泽依然嬉皮笑脸的模样,笑道:“放心,照顾美女这种事情,我一向是很乐意的。” 而木头,只是点了点头。我看着他的眼睛,用凝重的语气对他说:“木头………”

            责编: